可可公司产出“最好吃最赚钱“的果冻橙

按语:曾经,离开家乡走向大城市是很多创业者的梦想和选择。他们在城里打拼,开阔眼界、掌握技能、积累财富,也具有了以更具开创性的方式参与市场竞争的能力。如今,家乡发展的良好形势和现代农业的美丽前景如明灯,召唤着一批功成名就的荆门籍创业者和企业家回乡投资现代农业。他们怀着浓浓的乡愁,带着勃勃的雄心重返故土,谱写了一曲曲乡情洋溢的创业之歌。即日起,本报推出“在希望的田野上——‘城归’乡村创业记”专栏,全方位报道荆门“城归”一族回乡村投资创业的心路历程与精彩故事。欢迎广大读者推荐典型,踊跃撰稿。
  寒尽春来,漳河新区漳河镇肖岗村千亩橘林更加葱翠。
  站在2组的一块高坡地上,看着满眼的绿,想想去年的收成,何环的心里喜滋滋的。他告诉记者,从2015年开始,他陆续买下肖岗村和李集岛近3000亩橘园,通过高接换种,结出的果冻橙其皮细嫩,其色艳丽,其果肉如果冻般嫩滑,入口即化,去年有500亩开始挂果。
  果冻橙一面市,即刻受到市场的热烈追捧。去年秋天,第一批销往北京、香港的2万公斤果冻橙,虽然精品价格贵为每个15元,但消费者仍抢着买,淘宝网、中粮我买网、本来生活网等电商平台更是一单难求。在2016年第13届中国武汉食品博览会上更是喜获金奖。
  何环何许人也?他是在我市钟祥旧口农村长大的“80后”,现任可可集团(香港)食品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北京中海嘉瑞市政工程公司董事长。
  何环将国外优质柑橘品种引进到漳河进行高接换种,他完成的何尝只是一次技术的嫁接!实际上,何环已经将他乡与故土、大城与小镇、市政与农业、城市资本与农村资本开始了全方位的嫁接融合,开始了更加丰富有趣的转型历程。
  走进何环的内心,你就会发现,他似乎天生就是为从商而生、而活的。
  “创业,既要有敏锐的洞察力,又要有果断的执行力。经营技巧好比外功,人格品行好比内功,只有内外兼修,方能克敌制胜。”作为一个武侠小说伴成长的“80后”,今年34岁的何环讲述自己的从商经历和经验时,总喜欢用“练武功”来打比方。经历商场摸爬滚打多年,对何环来说,实践中的收获比理论知识更实在。
  何环是在钟祥市旧口镇农村长大的孩子。小时候,父亲是生产队队长,也做一些农产品收购的生意。见父亲一直都是被亲朋邻舍敬重的人,他心里充满了自豪,在他小小的心灵中播下了创业的种子,他儿时就立下了从商的目标:“从来没想过毕业后到哪个单位去上班,就是想自己创业。”
  2005年从华中师范大学教育管理专业毕业后,何环到深圳一家台资企业从事质量管理工作,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不仅将本职工作做得有声有色,还如同海绵般从这家企业学习吸收了一整套科学的企业管理知识和经验,这为他以后创业打下了深厚的管理功底。
  登高而招见者远,顺风而呼闻者彰。何环的第一次自主创业便从他家乡的优势产业突破。他的家乡——钟祥市旧口镇有规模庞大的房屋路桥加固队伍,以专业技术过硬、从业人数过万而闻名省内外。2006年,何环离开深圳回到旧口,2007年随堂兄到北京入了“加固”的行。一开始,他从最简单的加固业务推销起步,一步步进入了市政工程、房地产、路桥工程领域。用他的话说,干一行,就要把这一行做深做透,并不断向行业的中上游延伸,这也是他读书“悟”得的。
  和记者聊起读书的事来,何环的话匣子一打开就合不上。他回忆起自己小学期间特别想买一本高尔基的《在人间》,向妈妈要17元钱,妈妈正在忙农活,对他说:“你把田里的草割完了,就给钱你去买。”由于当时太想要这本书,10岁的何环头一次拿起镰刀下田去割草。弯腰割了半小时后直不起腰来,就到田埂上躺两分钟把自己“抻直”,再继续割。在齐膝深的草丛中待久了,腿上被蚂蟥、蚊虫叮咬得伤痕累累。
  咬着牙坚持割完草的何环,把父母感动得掉了眼泪。“爸妈最后给了我20元钱,对那时候的小孩来说可是笔‘巨款’,差不多是我两个月的早餐费呢。”何环说,也许正是小时候的经历给自己种下了坚韧的种子。
  何环为何又从繁华的京城转场回到家乡,来到漳河之滨临水而“耕”呢?
  “我对土地有一种无法割舍的情结,这也是因为一本书对我的影响。我上学的时候对玛格丽特·米切尔的《飘》很入迷,看过多遍。”何环说,塔拉庄园的土地对小说的女主人公斯嘉丽来说,就是避难所,是歇息的空间、舔舐伤口的地方。因为这份刻骨的热爱,只要回到塔拉庄园,她就能恢复坚强、重新投入战斗。这深爱土地的情怀,也给少年时期的何环内心打下了深刻的烙印。
  在农村长大的何环,尽管离开农村到城市多年,也同样热爱着故乡的土地。作为北京荆门商会常务副会长、北京湖北商会常务理事,在与市政府组织的招商引资团队对接后,他于2014年底与在北京的荆门企业家组团回到荆门参观考察。家乡传递出的浓厚乡情打动了他们,参观以后,企业家们都产生了不少好的想法,结合何环涉足的产业特点,他们一致推荐何环到荆门投资。
  “我从商的理念,首先就是要把顶层设计做好。从一开始我就思考,有什么资源可以对接。”何环说,农业部门负责人花大量精力带他看产业园区,他很快意识到,荆门这个农业大市坐拥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做农业赚不到钱最大的问题是产能低。他开始动脑筋琢磨:寻求技术和资源支持,把这个低产能的短板补起来。经过不断地考察和研判,他决定充分运用自己在北京经营路桥加固、市政业务时结识的农业专家资源,拿到优良品种,在漳河新区投资兴建生态农业园。
  2015年,何环投资组建了可可(荆门)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决定在漳河新区投资建设中国农谷·可可生态农业园,建成2000亩果冻橙生产基地。“当时听说我要投资农业,北京好几个农业部门的朋友都私下劝我别做这行,因为太难了。但是我自己想清楚了,有果冻橙这一优良品种、有农业专家的技术支持,更有漳河水库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只需要把现有的低产能转化为高产能,就能闯出一条新路。我认准了这条道,坚持走下去一定会有收获。”何环说。
  目前,可可公司除了果冻橙之外,也拥有其他农产品优良品种,但并无“百花齐放”式一起推广的打算。何环又拿功夫打比方:“这就如同习武,看起来什么都会,结果是个花架子,下盘不稳被人一招打翻。所以要一步一个脚印,一个一个打开稳定的市场。”
  虽然年轻,作出决断却如此淡定。他毫不讳言自己2006年得了抑郁症的事:当时正处创业初期的他对“为什么而活”感到迷茫。时过境迁,他早已想明白自己究竟“为谁而活”——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而活,还要为身边的人而活,为跟着自己打拼的团队而活……对于为什么要回到荆门投资农业,他同样用这样的理念作出了回答:“都是乡里乡亲,能做点贡献就一定要做。”
  乐于帮扶乡亲、乐于作贡献,但何环做事坚持制度至上、原则第一:亲戚朋友来公司工作的,有的见施工工地材料回收有遗漏,说这么浪费不应该;有的建议改变施工方案,能省不少钱……他却有自己的想法。他说,在企业工作,就是要各司其职、各负其责,每个人把份内的事情做好,其余的交给制度好了。
  “不轻言放弃,不做平庸的产品。摸清自己的短板和长处,抓住优势,去掉劣势。做好顶层设计,站在更高的层面思考可行性,谋定而后动,对员工和资金的投入要负责任。”作为一名年轻的企业家,何环通过记者把自己的想法传递出来,既是他自己搏击商海的心得,也是他对创业同行的忠告。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